【调查】承兴实控人罗静如何编织她的“资本局”?

pp王者电子

  财联社(无锡,记者 万佳丽)讯,“不会吧,罗静这人被抓了?”王浩(化名)感到很惊讶。

  在罗静编织的“资本局”中,其被抓只是加速这个局崩盘的导火索,一切从2014年开始就在大步狂奔中。

  “仲某和罗静以前是夫妻,后来离婚了。最后一次和仲某见面还在2010年,那时就听说离了,现在两个人还有没有来往就不清楚了。仲某是我们无锡人,后来移民去新西兰了,很早就移出去了。他前妻(罗静)最早是广东那边的,很早拿了香港籍”。在无锡的一个工业园区内,一位早年就与仲某相识并有生意上合作关系的王浩对财联社记者回忆道。

  在罗静事业的早期,仲某是她的强关联人。2004年1月,罗静与仲某共同成立了一家香港公司承投(集)有限公司CAMSING INVESTMENT (GROUP)COMPANY LIMITED(注意,此处不要与罗静2012年9月注册的一家新公司CAMSING INVESTMENT (GROUP)COMPANY LIMITED搞混),这也是目前罗静在香港成立的最早的一家公司(根据记者获取的信息,并非像其官网宣传的罗静在1994年就成立了公司),2012年5月改名为CAMSING BRAND MANAGEMENT(GROUP) COMPANY LIMITED 香港承品牌管理有限公司。彼时,两人通讯地址还在同一处,Room 706,Harry Ind Bldg,49-51 Au Pui Wan St,Fotan,N.T,那时的罗静已是香港籍,仲某还未移民新西兰,拿的是中国籍。

  0215133c8738d746ec1fa8e7136a32fe.png

  图|罗静香港系列公司

  记者发现,罗静在2014年开始突然像是“顿悟”了资本运作之道,其在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的融资步伐也从这年开始大步奔跑,在各地资本市场上都快速寻求登入二级市场的机会。2015年在新加坡拥有Camsing Health Care Limited(BAC.新加坡)上市公司,仅耗时2个月,耗资2亿元;2016年收购奕达国际(即承兴国际控股)登入港交所,仅耗时3个月,耗资5.35亿元;2017年拿下博信股份控制权,仅耗时3个月,耗资15.02亿元。

  而巧合的是,从2014年罗静开始寻求控制上市公司起,另一边她事业后期的强关联人罗伟,也创办了一家做供应链金融的互联网理财平台六六投资。与罗静目前涉嫌使用假应收账款通过各线下金融机构融资类似,六六投资平台在2016年初被投资者举报使用同一家公司的虚假应收账款反复发标,有自融嫌疑。而这个“同一家”公司正巧也是“罗静罗生门”事件中的融资方广州承兴营销管理有限公司。

  而罗静控制的广州承兴营销管理有限公司(2018年10月更名为广东中诚实业控股有限公司)和罗伟控制的广东承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在罗静这场“资本局”中扮演着内地核心运作公司的角色,为其链接着内地和海外的业务和资金上的流转。

  同时,从记者掌握的罗静全部对外投资公司名单中可以发现,这些公司穿透到底层都是罗静个人控股或者是离岸公司全资持股。罗静买下上市公司的资金,上市公司盘中异常资金以及可能流向海外离岸公司的资金,来自于哪?除了线上互金平台的融资资金,向其他线下各类金融机构融来尚未归还的60多亿(保守估计),去了哪?

  三家上市公司

  2015年,罗静收购了新加坡上市公司Camsing Healthcare,耗资2亿元。随后,罗静又继续快马加鞭,在2015年底,通过一家注册在英属维京群岛的公司收购香港上市公司奕达国际(后改名为承兴国际,2662.HK)74.35%的股权,每股价格0.7435港元,收购总价5.35亿港元。然而,这次收购罗静只支付了2000万港元的定金,剩余由中信建投提供融资,融资总额7亿港元。后中信建投公告称,该笔融资实际使用5亿港币,已全部清偿。

  在新加坡和香港买上市公司壳显然太容易,罗静并未满足。2017年7月,罗静又在A股市场大手笔地花15.02亿人民币收购了主板上市公司博信股份(600083.SH)28.39%股权,23元/股,溢价74%。而截止7月12日收盘,博信股份股价才13.7元/股。

  当时,罗静用的收购主体是苏州晟隽,由广州承兴管理营销有限公司全资控股,但收购资金实际来自广州承兴管理营销有限公司,而非收购主体。根据当时披露的广州承兴管理营销有限公司财报显示,这家公司2014年营收24亿元,但净利润却不到100万、净资产2656万元;2015年营收60亿元,净利润也只有765万元、净资产5361万元;2016年营收191亿元、净利润4088万元、净资产2.14亿元。粗略计算下来,三年平均利润率竟然不到千分之二。

  业内人士分析,一般贸易公司很多会通过虚假贸易的方式虚增销售额,导致营业收入巨高,应收账款规模也很大,但实际净利却极低。

  以广州承兴管理营销有限公司的盈利及净资产水平,15亿元对它来说不是一个小数目。但彼时罗静方面回复监管问询,苏州晟隽以其自有资金支付2亿元,其余的全部由广州承兴管理营销有限公司以自有资金支付。

  值得注意的是,收购完成后,在2018年6月,苏州晟隽就快速将所持全部股票质押给了杭州金投承兴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公司,预警线12.78元/股、平仓线11.18元/股,又获得一部分资金。并且,这家做质押融资机构的股东中正好有广州承兴管理营销有限公司。

  有业内人士分析,杭州金投承兴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应该是采用了优先劣后的分级结构。广州承兴管理营销有限公司出资份额大概率为劣后,其它出资人为优先级(或中间级)。这其中就用了杠杆,比如整个有限合伙10亿元的资金,广州承兴管理营销有限公司出3亿元,其他优先出7亿元,那相当于广州承兴管理营销有限公司花3亿元的资金,可以多借给苏州晟隽7亿元。但即便是这样,收购博信股份需要15亿元,仍然存在几亿的资金缺口,这个缺口又能用哪的资金补上?

  不知去向的巨额融资款

  随着博信股份董事长兼实控人罗静被带走,其身后不知去向的至少60多亿融资款也把诺亚财富、云南信托、湘财证券、京东以及苏宁等多家金融机构和公司均牵扯其中。

  7月5日,承兴国际控股和博信股份公告称,公司收到《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拘留证》获悉,公司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罗静女士,董事兼财务总监姜绍阳先生分别于2019年6月20日、2019年6月25日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刑事拘留,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

  当天,博信股份跌停。受此影响,7月8日在港股上市的承兴国际股价收盘时跌幅达80.39%。然而就在这天,博信股份却在盘中3分钟内股价从跌停板拉升至涨停板,异常蹊跷。有业内人士分析,当天翘板资金有7亿多,不像是一般游资能拿得出的,根据龙虎榜数据,大单买入营业部在江浙地区。

  值得注意的是,博信股份的大股东苏州营销管理有限公司已经将其所持有的28.39%公司股份全部质押,平仓价为12.98元,而开盘跌停价为11.05元,这股异常资金就在跌停次日开盘开始翘板,似有来“解救”平仓资金的意味。

  另一边,7月8日美股开盘后,诺亚财富公告称,公司旗下上海歌斐资产管理公司(简称“歌斐资产”)的信贷基金“创世核心企业系列私募基金”,为承兴国际控股相关第三方公司(根据记者获取的产品资料,实为广东承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提供了34亿元的供应链融资,投资标的系广东承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与京东世纪贸易有限公司的应收账款。歌斐资产已对承兴国际控股和京东提起诉讼。

  然而对于歌斐资产指控,承兴国际控股和京东都予以否认,京东表示,广东承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是京东普通供应商,在京东有一定的业务,但是“在京东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承兴涉嫌伪造与京东等公司的合同进行诈骗”。

  而7月9日晚,承兴国际控股也公告称,这个“广州承兴”不是承兴国际的集团成员公司,且“本集团与京东之间并无如该报刊文章所载订立有关合同”。确实,从股权关系上广东承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与承兴国际控股没有任何股权关系,但与承兴国际控股实控人罗静却有紧密的联系。广东承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大股东为罗伟,也就是前文中提到的罗静事业后期中的强关联人,其持有97%的股权。

  除了从歌斐资产融的34亿元,罗静还通过另一家运作公司广州承兴营销管理有限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06年)向多家资管公司融入了20多亿(仅记者统计下来保守估计的未到期融资规模)的资金,其中包括云南信托约11亿元,湘财证券约4.5亿元,首金联合资本管理(北京)有限公司至少2亿元,还有国盛资管和大成创新资本管理有限公司等多个金融机构多款规模不详的资管产品,融资方式均是以与苏宁、京东等大型公司的应收账款为标的来发行资管产品。这些资金都被罗静用去了哪?

  c9533a7a186a1505612bfef02a14b896.png

  图|罗静相关公司做为融资方尚未偿还的部分资管产品

  两家资本运作公司

  根据公开信息记者梳理发现,截止2017年7月14日,除广州承兴营销管理有限公司外,罗静对外投资的公司有35家。值得注意的是,这35家公司穿透背后大股东都是罗静、罗伟以及一些离岸公司,并且这35家公司要么这两个自然人持有95%以上的股权,要么就是离岸公司全资持股。有的离岸公司包括:Fittec BVI Limited(BVI)、Excel Star Group Limited (BVI)、Greater Brand Limited(BVI)、China BaseGroup Limited(BVI)、Creative Elite Holdings Limited(BVI)。

  另外,记者查到罗静在2018年又新注册了两家公司,分别是承健康有限公司(Camsing Medicare Company Limited)和承意文化有限公司(Camsing Creative Culture Limited)。类似的,两家公司股东分别为Camsing wellbeing company limited(BVI)和罗静一人,看不到任何其他股东方的踪影。

  8709e6122fe77787175d8320c5e7935e.png

  图|截止目前罗静对外投资企业

  值得注意的是,在罗静众多内地注册的企业中,其以广州承兴营销管理有限公司为资本运作的核心公司,而这家公司也是其用来向多家金融机构融资的主体公司。另一边,罗伟则以广东承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为其核心的运作公司,并且这家公司在与众多金融机构融资中也充当着融资方的角色。从股权关系上看,广东承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的股东为三个自然人,罗伟持股97%同时也担任公司法人。股权上看起来与罗静香港上市公司承兴国际控股并无关联关系。但这家公司链接的官网却是承兴国际(02662),且罗静在2016年起担任该公司董事长至今。

  a6106ac618881d1ab832fc75091b6e81.png

  图|广州承兴营销管理有限公司对外投资企业

  c32e75a182cfa0b7f45f0e37cfaf25a7.png

  图|广东承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对外投资企业

  巧合的是,罗伟此前曾是供应链金融互金平台六六投资的创始人。六六投资于2014年12月10日上线运营,于2016年11月3日停业清盘。后来被媒体爆出一个应收账款发多个标,涉嫌自融的问题。而这个平台上发的标,背后融资方也浮现了广州承兴营销管理有限公司和罗静的身影。

  此外,有媒体报道,广东承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广州的办公室大门前有“承兴国际”四个字,大门的旁边一个小牌子上则写着广州灿宏的公司名。广州灿宏成立于2016年,由承兴国际控股100%持股。同时巧的是,在广州灿宏的陈列架上,广州承兴营销管理有限公司、广东承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承兴国际、承兴国际集团和罗静本人的相关资料均有出现。

  广州承兴营销管理有限公司和广东承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承兴国际的官网链接都是承兴国际集团的官网,同时两家公司都在广东省越秀区。

  广州承兴营销管理有限公司(现更名为广东中诚实业控股有限公司)由NOBLE CIRCLE INVESTMENTS LIMITED全资控股,罗静为公司法人、总经理兼执行董事。

  种种迹象可以看出,广州承兴营销管理有限公司和广东承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实则是罗静资本运作过程中,做为其融资(线上和线下)的平台公司,同时也是其连接内地市场与香港等海外市场的桥梁公司。总体上可以理解为,其通过在英属维京群岛设立离岸公司,再经香港公司,在内地设立这两个核心运作公司,以此进行着她的资本腾挪术。

  密切的伙伴

  罗静有一个关系密切的合作伙伴叫罗伟。

  罗伟是广东承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的法人兼实际控制人,同时在2014年创办了六六投资。此人背景神秘,未在任何上市公司担任高管职务,无法获取其更多信息。两人之间要么互相在对方控股的公司任法人、董事长等重要职务,要么互相公司之间存在紧密的业务往来。

  此外,罗伟持有北京阳光承兴资产管理有限公司50%的股权,同时是该公司法人,该公司另外50%股权则由上海承励投资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持有,而罗静是上海承励投资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和法人。

  值得注意的是罗伟另一个身份,六六投资平台的实控人和创始人。六六投资平台于2014年12月上线,该平台提供基于供应链金融的全流程金融服务,主要包括应收账款、融资租赁、票据权益类等产品,后在2016年11月停业清盘。六六投资的运营主体是北京金诚银谷技术有限公司,公司2013年年底注册,罗伟彼时持股75%,现公司已吊销。

  在2016年初,有媒体报道,北京网贷平台六六投资存在一标多发、标的资料减少以及项目票据涉嫌作假等问题。投资者反映,相对于此前平台较为完善的项目信息披露,目前平台所披露的项目资料变得越来越少。此外,自2015年8月23日起至今,原本为项目进行还款来源担保的《保理合同》便再也没有出现在任何借款项目资料中。并且项目票据和销售合同均打有马赛克。与此同时,六六投资宣称选择与快付通有战略合作关系,为资金安全提供托管保障,但快付通却表示仅提供支付通道业务,并没有为任何网贷平台提供第三方资金托管业务。

  有投资者曾网上爆料,其在六六投资平台中“国美代销贸易应收账款转让项目(二)”这个产品里发现了问题,该产品应收账款转让及回购协议中应收账款转让人的营业执照号码恰巧没有打马赛克。协议中应收账款转让人的营业执照号码正好是“广州承兴营销管理有限公司”。同时,六六投资很多产品的保证担保合同中保证人是一个香港人,保证担保合同的签署地和管辖地也是广州市越秀区。

  此外,罗静通过广州承兴营销管理有限公司这个融资载体,在2014年开始就已经从多家资管公司融资了,但早前的线上线下资金似乎都还上了,没有出现逾期等相关报道。

  有业内人士分析,如果是这样,那就有很大的自融嫌疑了,罗静可能早在2014年开始就用这种虚假应收账款(可能部分应收账款是真实的)融资的方式在线上线下都大量集资,相当于是个资金池,不断借新还旧,只要资金链没断可以一直玩下去,现在罗静突然被抓,或是她资金链断裂的导火索。

  远在新西兰的前夫仲某

  关于罗静的家庭关系一直是个谜,但记者通过筛查其在香港最早注册的公司发现,彼时其和一个叫仲某的中国籍男子共同在港注册了第一家公司,最早叫CAMSING INVESTMENT (GROUP)COMPANY LIMITED承投(集)有限公司,后来改名为CAMSING BRAND MANAGEMENT(GROUP) COMPANY LIMITED香港承品牌管理有限公司CAMSING I.VVESTMENT(GROUP)CO.,LTD。

  后记者通过掌握的各方信息比对,发现了仲某早期生意上关系密切的合作伙伴王浩,他们有交集的公司主要位于无锡市某工业新区。记者在该无锡市工业新区内找到了王浩,据王浩透露,仲某与罗静之前是夫妻,大概在2010年之前离了,后来仲某移民去了新西兰。但后来记者再次电话联系他,他又表示,自己也是很早以前听别人说他们是夫妻,罗静我没有直接见过。

  “罗静那时候就在香港有公司,好像做的还可以,后来怎样就不清楚了”,王浩回忆道。

  从罗静与仲某早年有过交集的公司可以看出,两人似乎都很会做生意,共同在酒店、房地产开发、贸易等方面都有一些投资与合作。两人在2004年共同注册了一家香港公司CAMSING INVESTMENT (GROUP)COMPANY LIMITED,彼时公司董事是仲某和罗静,罗静为股东。后在2012年仲某从该公司董事名单中退出,公司更名为CAMSING BRAND MANAGEMENT(GROUP) COMPANY LIMITED香港承品牌管理有限公司,股东变更为FIRST CREATIVE INTERNATIONAL LIMITED.

  目前可查到的仲某与罗静有关联的公司,只有两家,并且都成立在很早年的时期,分别是承兴置业发展(无锡)有限公司(已吊销)和承兴(无锡)服饰箱包有限公司(未吊销但已停业)。

  承兴(无锡)服饰箱包有限公司成立于2005年,股东为承兴投资(集团)有限公司(CAMSING I.VVESTMENT (GROUP)CO.,LTD),法人和董事长均为罗静,仲某为公司董事。2013年就已停业。

  承兴置业发展(无锡)有限公司已被吊销,公司股东为承兴商业发展有限公司(CAM SING COMPANY LIMITED),成立时间2002年5月10日。法人和董事长均为罗静,仲某为公司董事。

  仲某与罗静似乎在2010年之后就逐渐分开了,公开可查的交集似乎并没有。之后罗静不断在各地成立公司,在海内外控制了一家又一家的上市公司,迅猛发展。随着罗静从2015年在新加坡获得第一家上市公司开始,另一边其前夫仲某势头似乎也不差。仲某移民新西兰之后,在新西兰生产销售起了蜂蜜和保健品等食物产品。公司Oceania Natural holdings lt.d于2016年3月31日在NXT上市。仲某(Walker Zhong,仲某英文名)担任该公司首席执行官兼董事长,持有公司62%的股份。据海外媒体对Oceania Natural holdings ltd.的报道,该公司80%以上的销售额来自中国,在中国已分别在山东、贵州和无锡市签署了三份为期五年的分销协议。

  记者来到仲某公司在无锡的一个分销中心,该公司的工作人员表示,老板人在新西兰。“我们不能直接把老板联系方式给你,但你的采访诉求我们会向老板反应,如果他愿意接受采访,他会联系你”。记者获取到一个对应仲某名为Walker-nz,地址江苏无锡微信号的手机号(手机地区显示广州),该号码已经停机。

线被迫中断。

  离婚后的罗静周围是否又有新人?其尚未偿还的巨额融资款到底去向何方?仍然是个谜。

  财联社(无锡,记者 万佳丽)讯,“不会吧,罗静这人被抓了?”王浩(化名)感到很惊讶。

  在罗静编织的“资本局”中,其被抓只是加速这个局崩盘的导火索,一切从2014年开始就在大步狂奔中。

  “仲某和罗静以前是夫妻,后来离婚了。最后一次和仲某见面还在2010年,那时就听说离了,现在两个人还有没有来往就不清楚了。仲某是我们无锡人,后来移民去新西兰了,很早就移出去了。他前妻(罗静)最早是广东那边的,很早拿了香港籍”。在无锡的一个工业园区内,一位早年就与仲某相识并有生意上合作关系的王浩对财联社记者回忆道。

  在罗静事业的早期,仲某是她的强关联人。2004年1月,罗静与仲某共同成立了一家香港公司承投(集)有限公司CAMSING INVESTMENT (GROUP)COMPANY LIMITED(注意,此处不要与罗静2012年9月注册的一家新公司CAMSING INVESTMENT (GROUP)COMPANY LIMITED搞混),这也是目前罗静在香港成立的最早的一家公司(根据记者获取的信息,并非像其官网宣传的罗静在1994年就成立了公司),2012年5月改名为CAMSING BRAND MANAGEMENT(GROUP) COMPANY LIMITED 香港承品牌管理有限公司。彼时,两人通讯地址还在同一处,Room 706,Harry Ind Bldg,49-51 Au Pui Wan St,Fotan,N.T,那时的罗静已是香港籍,仲某还未移民新西兰,拿的是中国籍。

  0215133c8738d746ec1fa8e7136a32fe.png

  图|罗静香港系列公司

  记者发现,罗静在2014年开始突然像是“顿悟”了资本运作之道,其在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的融资步伐也从这年开始大步奔跑,在各地资本市场上都快速寻求登入二级市场的机会。2015年在新加坡拥有Camsing Health Care Limited(BAC.新加坡)上市公司,仅耗时2个月,耗资2亿元;2016年收购奕达国际(即承兴国际控股)登入港交所,仅耗时3个月,耗资5.35亿元;2017年拿下博信股份控制权,仅耗时3个月,耗资15.02亿元。

  而巧合的是,从2014年罗静开始寻求控制上市公司起,另一边她事业后期的强关联人罗伟,也创办了一家做供应链金融的互联网理财平台六六投资。与罗静目前涉嫌使用假应收账款通过各线下金融机构融资类似,六六投资平台在2016年初被投资者举报使用同一家公司的虚假应收账款反复发标,有自融嫌疑。而这个“同一家”公司正巧也是“罗静罗生门”事件中的融资方广州承兴营销管理有限公司。

  而罗静控制的广州承兴营销管理有限公司(2018年10月更名为广东中诚实业控股有限公司)和罗伟控制的广东承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在罗静这场“资本局”中扮演着内地核心运作公司的角色,为其链接着内地和海外的业务和资金上的流转。

  同时,从记者掌握的罗静全部对外投资公司名单中可以发现,这些公司穿透到底层都是罗静个人控股或者是离岸公司全资持股。罗静买下上市公司的资金,上市公司盘中异常资金以及可能流向海外离岸公司的资金,来自于哪?除了线上互金平台的融资资金,向其他线下各类金融机构融来尚未归还的60多亿(保守估计),去了哪?

  三家上市公司

  2015年,罗静收购了新加坡上市公司Camsing Healthcare,耗资2亿元。随后,罗静又继续快马加鞭,在2015年底,通过一家注册在英属维京群岛的公司收购香港上市公司奕达国际(后改名为承兴国际,2662.HK)74.35%的股权,每股价格0.7435港元,收购总价5.35亿港元。然而,这次收购罗静只支付了2000万港元的定金,剩余由中信建投提供融资,融资总额7亿港元。后中信建投公告称,该笔融资实际使用5亿港币,已全部清偿。

  在新加坡和香港买上市公司壳显然太容易,罗静并未满足。2017年7月,罗静又在A股市场大手笔地花15.02亿人民币收购了主板上市公司博信股份(600083.SH)28.39%股权,23元/股,溢价74%。而截止7月12日收盘,博信股份股价才13.7元/股。

  当时,罗静用的收购主体是苏州晟隽,由广州承兴管理营销有限公司全资控股,但收购资金实际来自广州承兴管理营销有限公司,而非收购主体。根据当时披露的广州承兴管理营销有限公司财报显示,这家公司2014年营收24亿元,但净利润却不到100万、净资产2656万元;2015年营收60亿元,净利润也只有765万元、净资产5361万元;2016年营收191亿元、净利润4088万元、净资产2.14亿元。粗略计算下来,三年平均利润率竟然不到千分之二。

  业内人士分析,一般贸易公司很多会通过虚假贸易的方式虚增销售额,导致营业收入巨高,应收账款规模也很大,但实际净利却极低。

  以广州承兴管理营销有限公司的盈利及净资产水平,15亿元对它来说不是一个小数目。但彼时罗静方面回复监管问询,苏州晟隽以其自有资金支付2亿元,其余的全部由广州承兴管理营销有限公司以自有资金支付。

  值得注意的是,收购完成后,在2018年6月,苏州晟隽就快速将所持全部股票质押给了杭州金投承兴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公司,预警线12.78元/股、平仓线11.18元/股,又获得一部分资金。并且,这家做质押融资机构的股东中正好有广州承兴管理营销有限公司。

  有业内人士分析,杭州金投承兴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应该是采用了优先劣后的分级结构。广州承兴管理营销有限公司出资份额大概率为劣后,其它出资人为优先级(或中间级)。这其中就用了杠杆,比如整个有限合伙10亿元的资金,广州承兴管理营销有限公司出3亿元,其他优先出7亿元,那相当于广州承兴管理营销有限公司花3亿元的资金,可以多借给苏州晟隽7亿元。但即便是这样,收购博信股份需要15亿元,仍然存在几亿的资金缺口,这个缺口又能用哪的资金补上?

  不知去向的巨额融资款

  随着博信股份董事长兼实控人罗静被带走,其身后不知去向的至少60多亿融资款也把诺亚财富、云南信托、湘财证券、京东以及苏宁等多家金融机构和公司均牵扯其中。

  7月5日,承兴国际控股和博信股份公告称,公司收到《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拘留证》获悉,公司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罗静女士,董事兼财务总监姜绍阳先生分别于2019年6月20日、2019年6月25日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刑事拘留,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

  当天,博信股份跌停。受此影响,7月8日在港股上市的承兴国际股价收盘时跌幅达80.39%。然而就在这天,博信股份却在盘中3分钟内股价从跌停板拉升至涨停板,异常蹊跷。有业内人士分析,当天翘板资金有7亿多,不像是一般游资能拿得出的,根据龙虎榜数据,大单买入营业部在江浙地区。

  值得注意的是,博信股份的大股东苏州营销管理有限公司已经将其所持有的28.39%公司股份全部质押,平仓价为12.98元,而开盘跌停价为11.05元,这股异常资金就在跌停次日开盘开始翘板,似有来“解救”平仓资金的意味。

  另一边,7月8日美股开盘后,诺亚财富公告称,公司旗下上海歌斐资产管理公司(简称“歌斐资产”)的信贷基金“创世核心企业系列私募基金”,为承兴国际控股相关第三方公司(根据记者获取的产品资料,实为广东承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提供了34亿元的供应链融资,投资标的系广东承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与京东世纪贸易有限公司的应收账款。歌斐资产已对承兴国际控股和京东提起诉讼。

  然而对于歌斐资产指控,承兴国际控股和京东都予以否认,京东表示,广东承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是京东普通供应商,在京东有一定的业务,但是“在京东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承兴涉嫌伪造与京东等公司的合同进行诈骗”。

  而7月9日晚,承兴国际控股也公告称,这个“广州承兴”不是承兴国际的集团成员公司,且“本集团与京东之间并无如该报刊文章所载订立有关合同”。确实,从股权关系上广东承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与承兴国际控股没有任何股权关系,但与承兴国际控股实控人罗静却有紧密的联系。广东承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大股东为罗伟,也就是前文中提到的罗静事业后期中的强关联人,其持有97%的股权。

  除了从歌斐资产融的34亿元,罗静还通过另一家运作公司广州承兴营销管理有限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06年)向多家资管公司融入了20多亿(仅记者统计下来保守估计的未到期融资规模)的资金,其中包括云南信托约11亿元,湘财证券约4.5亿元,首金联合资本管理(北京)有限公司至少2亿元,还有国盛资管和大成创新资本管理有限公司等多个金融机构多款规模不详的资管产品,融资方式均是以与苏宁、京东等大型公司的应收账款为标的来发行资管产品。这些资金都被罗静用去了哪?

  c9533a7a186a1505612bfef02a14b896.png

  图|罗静相关公司做为融资方尚未偿还的部分资管产品

  两家资本运作公司

  根据公开信息记者梳理发现,截止2017年7月14日,除广州承兴营销管理有限公司外,罗静对外投资的公司有35家。值得注意的是,这35家公司穿透背后大股东都是罗静、罗伟以及一些离岸公司,并且这35家公司要么这两个自然人持有95%以上的股权,要么就是离岸公司全资持股。有的离岸公司包括:Fittec BVI Limited(BVI)、Excel Star Group Limited (BVI)、Greater Brand Limited(BVI)、China BaseGroup Limited(BVI)、Creative Elite Holdings Limited(BVI)。

  另外,记者查到罗静在2018年又新注册了两家公司,分别是承健康有限公司(Camsing Medicare Company Limited)和承意文化有限公司(Camsing Creative Culture Limited)。类似的,两家公司股东分别为Camsing wellbeing company limited(BVI)和罗静一人,看不到任何其他股东方的踪影。

  8709e6122fe77787175d8320c5e7935e.png

  图|截止目前罗静对外投资企业

  值得注意的是,在罗静众多内地注册的企业中,其以广州承兴营销管理有限公司为资本运作的核心公司,而这家公司也是其用来向多家金融机构融资的主体公司。另一边,罗伟则以广东承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为其核心的运作公司,并且这家公司在与众多金融机构融资中也充当着融资方的角色。从股权关系上看,广东承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的股东为三个自然人,罗伟持股97%同时也担任公司法人。股权上看起来与罗静香港上市公司承兴国际控股并无关联关系。但这家公司链接的官网却是承兴国际(02662),且罗静在2016年起担任该公司董事长至今。

  a6106ac618881d1ab832fc75091b6e81.png

  图|广州承兴营销管理有限公司对外投资企业

  c32e75a182cfa0b7f45f0e37cfaf25a7.png

  图|广东承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对外投资企业

  巧合的是,罗伟此前曾是供应链金融互金平台六六投资的创始人。六六投资于2014年12月10日上线运营,于2016年11月3日停业清盘。后来被媒体爆出一个应收账款发多个标,涉嫌自融的问题。而这个平台上发的标,背后融资方也浮现了广州承兴营销管理有限公司和罗静的身影。

  此外,有媒体报道,广东承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广州的办公室大门前有“承兴国际”四个字,大门的旁边一个小牌子上则写着广州灿宏的公司名。广州灿宏成立于2016年,由承兴国际控股100%持股。同时巧的是,在广州灿宏的陈列架上,广州承兴营销管理有限公司、广东承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承兴国际、承兴国际集团和罗静本人的相关资料均有出现。

  广州承兴营销管理有限公司和广东承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承兴国际的官网链接都是承兴国际集团的官网,同时两家公司都在广东省越秀区。

  广州承兴营销管理有限公司(现更名为广东中诚实业控股有限公司)由NOBLE CIRCLE INVESTMENTS LIMITED全资控股,罗静为公司法人、总经理兼执行董事。

  种种迹象可以看出,广州承兴营销管理有限公司和广东承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实则是罗静资本运作过程中,做为其融资(线上和线下)的平台公司,同时也是其连接内地市场与香港等海外市场的桥梁公司。总体上可以理解为,其通过在英属维京群岛设立离岸公司,再经香港公司,在内地设立这两个核心运作公司,以此进行着她的资本腾挪术。

  密切的伙伴

  罗静有一个关系密切的合作伙伴叫罗伟。

  罗伟是广东承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的法人兼实际控制人,同时在2014年创办了六六投资。此人背景神秘,未在任何上市公司担任高管职务,无法获取其更多信息。两人之间要么互相在对方控股的公司任法人、董事长等重要职务,要么互相公司之间存在紧密的业务往来。

  此外,罗伟持有北京阳光承兴资产管理有限公司50%的股权,同时是该公司法人,该公司另外50%股权则由上海承励投资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持有,而罗静是上海承励投资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和法人。

  值得注意的是罗伟另一个身份,六六投资平台的实控人和创始人。六六投资平台于2014年12月上线,该平台提供基于供应链金融的全流程金融服务,主要包括应收账款、融资租赁、票据权益类等产品,后在2016年11月停业清盘。六六投资的运营主体是北京金诚银谷技术有限公司,公司2013年年底注册,罗伟彼时持股75%,现公司已吊销。

  在2016年初,有媒体报道,北京网贷平台六六投资存在一标多发、标的资料减少以及项目票据涉嫌作假等问题。投资者反映,相对于此前平台较为完善的项目信息披露,目前平台所披露的项目资料变得越来越少。此外,自2015年8月23日起至今,原本为项目进行还款来源担保的《保理合同》便再也没有出现在任何借款项目资料中。并且项目票据和销售合同均打有马赛克。与此同时,六六投资宣称选择与快付通有战略合作关系,为资金安全提供托管保障,但快付通却表示仅提供支付通道业务,并没有为任何网贷平台提供第三方资金托管业务。

  有投资者曾网上爆料,其在六六投资平台中“国美代销贸易应收账款转让项目(二)”这个产品里发现了问题,该产品应收账款转让及回购协议中应收账款转让人的营业执照号码恰巧没有打马赛克。协议中应收账款转让人的营业执照号码正好是“广州承兴营销管理有限公司”。同时,六六投资很多产品的保证担保合同中保证人是一个香港人,保证担保合同的签署地和管辖地也是广州市越秀区。

  此外,罗静通过广州承兴营销管理有限公司这个融资载体,在2014年开始就已经从多家资管公司融资了,但早前的线上线下资金似乎都还上了,没有出现逾期等相关报道。

  有业内人士分析,如果是这样,那就有很大的自融嫌疑了,罗静可能早在2014年开始就用这种虚假应收账款(可能部分应收账款是真实的)融资的方式在线上线下都大量集资,相当于是个资金池,不断借新还旧,只要资金链没断可以一直玩下去,现在罗静突然被抓,或是她资金链断裂的导火索。

  远在新西兰的前夫仲某

  关于罗静的家庭关系一直是个谜,但记者通过筛查其在香港最早注册的公司发现,彼时其和一个叫仲某的中国籍男子共同在港注册了第一家公司,最早叫CAMSING INVESTMENT (GROUP)COMPANY LIMITED承投(集)有限公司,后来改名为CAMSING BRAND MANAGEMENT(GROUP) COMPANY LIMITED香港承品牌管理有限公司CAMSING I.VVESTMENT(GROUP)CO.,LTD。

  后记者通过掌握的各方信息比对,发现了仲某早期生意上关系密切的合作伙伴王浩,他们有交集的公司主要位于无锡市某工业新区。记者在该无锡市工业新区内找到了王浩,据王浩透露,仲某与罗静之前是夫妻,大概在2010年之前离了,后来仲某移民去了新西兰。但后来记者再次电话联系他,他又表示,自己也是很早以前听别人说他们是夫妻,罗静我没有直接见过。

  “罗静那时候就在香港有公司,好像做的还可以,后来怎样就不清楚了”,王浩回忆道。

  从罗静与仲某早年有过交集的公司可以看出,两人似乎都很会做生意,共同在酒店、房地产开发、贸易等方面都有一些投资与合作。两人在2004年共同注册了一家香港公司CAMSING INVESTMENT (GROUP)COMPANY LIMITED,彼时公司董事是仲某和罗静,罗静为股东。后在2012年仲某从该公司董事名单中退出,公司更名为CAMSING BRAND MANAGEMENT(GROUP) COMPANY LIMITED香港承品牌管理有限公司,股东变更为FIRST CREATIVE INTERNATIONAL LIMITED.

  目前可查到的仲某与罗静有关联的公司,只有两家,并且都成立在很早年的时期,分别是承兴置业发展(无锡)有限公司(已吊销)和承兴(无锡)服饰箱包有限公司(未吊销但已停业)。

  承兴(无锡)服饰箱包有限公司成立于2005年,股东为承兴投资(集团)有限公司(CAMSING I.VVESTMENT (GROUP)CO.,LTD),法人和董事长均为罗静,仲某为公司董事。2013年就已停业。

  承兴置业发展(无锡)有限公司已被吊销,公司股东为承兴商业发展有限公司(CAM SING COMPANY LIMITED),成立时间2002年5月10日。法人和董事长均为罗静,仲某为公司董事。

  仲某与罗静似乎在2010年之后就逐渐分开了,公开可查的交集似乎并没有。之后罗静不断在各地成立公司,在海内外控制了一家又一家的上市公司,迅猛发展。随着罗静从2015年在新加坡获得第一家上市公司开始,另一边其前夫仲某势头似乎也不差。仲某移民新西兰之后,在新西兰生产销售起了蜂蜜和保健品等食物产品。公司Oceania Natural holdings lt.d于2016年3月31日在NXT上市。仲某(Walker Zhong,仲某英文名)担任该公司首席执行官兼董事长,持有公司62%的股份。据海外媒体对Oceania Natural holdings ltd.的报道,该公司80%以上的销售额来自中国,在中国已分别在山东、贵州和无锡市签署了三份为期五年的分销协议。

  记者来到仲某公司在无锡的一个分销中心,该公司的工作人员表示,老板人在新西兰。“我们不能直接把老板联系方式给你,但你的采访诉求我们会向老板反应,如果他愿意接受采访,他会联系你”。记者获取到一个对应仲某名为Walker-nz,地址江苏无锡微信号的手机号(手机地区显示广州),该号码已经停机。

线被迫中断。

  离婚后的罗静周围是否又有新人?其尚未偿还的巨额融资款到底去向何方?仍然是个谜。

达到当天最大量